風水中有著樸素的科學道理

在建筑界和文化界,不少人認為風水中有著樸素的科學道理,我們不能因為風水中存在迷信巫術內容就否定其科學性的一面。
探析風水的淵源沿革,正如古代許多學者以及風水家考證的那樣,最早的”卜宅之文”在商周之際或更早即已出現,見載中國最早文獻如(尚書》、(瞄經》等若千篇章,都是有關古代先民選址和規劃經營城邑宮宅活動的史實性記述。分析這些被歷代風水家奉為風水“經旨”的史實記載,對照風水理論及其實踐經歷,則后者雖因歷經長期發展變革而趨于繁復紛雜,但其宗旨即基本追求,卻與前者一致,就是審慎周密地考察自然環境,順應自然,有節制地利用和改造自然,創造良好的居住環境而臻于天時、地利、人和諸吉皆備,達到天人合一的至善境界。
正是基于這一基本追求,在風水理論及其實踐的長期發展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實際經驗,也通過理論思維,融匯了古代科學、哲學、美學、倫理學,以及宗教、民俗等方面的眾多智慧,最終形成內涵豐富、綜合性和系統性很強的獨特理論體系,集中而典型地代表和反映了中國傳統建筑環境科學與藝術的歷史真知,非其他學術可以取代。這一理論體系,更以其世俗化,深深植根于古代社會的各個層面,因此實際上能對傳統建筑的選址、規劃布局和經營建設,起到指導作用,以至于上至京都、皇家宮苑、陵寢,一卜至山村、民舍、墳瑩,都曾統一在風水觀念下,一氣呵出,與傳統的營造學、造園學互為表里,相輔為用,對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產生了普遍而探刻的影響,形成了迥別于其他各國建筑文化的鮮明特色,取得很高成就。
風水理論及其實踐與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結下不解之緣,首先在于風水理論具有一定的科學性。比如微地形對小氣候及生態環境的影響,就極為風水所重,概括成有利的選址模式,比喻為“穴”,如針灸中人體上的穴,一般是三面或四周山巒環護,地勢北高南低,背陰向陽的內斂型盆地或臺地;甚至人工經營的地形,也準此模式。這種“穴”的典型模式,被認為是“藏風聚氣”、利十生態的最佳風水格局,論謂:“內氣萌生,外氣成形,內外相乘,風水自成”;注云:“內氣萌生,言穴暖而生萬物;外氣成形,言山川融結而成形象也。生氣萌于內;形象成于外,實相乘也。”實際闡明了微地形、小氣候、生態和自然景觀的依從關系。這種認識,是完全科學的;如我國近幾十年來探索在熱帶種植橡膠樹,在海南、云南西雙版納等地所發現適宜橡膠樹生長的微地形、小氣候特征,就正與風水所謂“穴”的典型格局,在性質.上完全一致。而值得指出的是,這種發現,還是在經歷了無數失敗與成功的比較,經過分析研究,才認知的。如果風水理論研究不被摒棄在現代科學研究大門之外,或許,這種探索過程將會大大縮短。
又如類似的實例,即地方病與水土、地形地貌及地質構成的關系。我國東北、西北、西南部分地區克山病、大骨節病多發,長期未能發現其病因;最后轉而研究地理生態環境,發現雖在同一地區,因地形地貌及水土物理化學性質上有差別,競會有重病區、輕病區和非病區的明.顯不同。而把調查結果同傳統風水理論比較,則可發現,如果按照風水關于相土嘗水、地形地貌、水文地質各方面選擇標準來權衡,其吉利者,恰恰在非病區;而病區,尤其是重病區居住基地的水土環境條件,卻也正是風水視為諸多不吉的地方。由此可見,風水長期為古人所倚重,是有些道理的。這方面的豐富經驗和知識,無疑也應如對待傳統醫學即中醫一樣,是應當加以認真發掘整理和研究運用的。
值得重視的是,由于風水注重人與自然的有機聯系及交互感應,因而注重人與自然種種關系的整體把握,即整體思維,雖然往往有失粗略,卻不乏天才直覺,很早就能引出堪與當代諸如生物圈或生態學等綜合性、系統性科學的理論相契合的真知灼見。例如風水之注重“水”、“風”、“土”、“氣”,種種有關論述,以致其模式化的表達形式,同當代科學注重地球生物圈中水循環、大氣循環、土壤巖石圈及動物植被等生態關系,以及一些重要概念或理論的模式表達相比較,就往往表現出驚人的一致。像《日火下降氣上升圖》,就相當典型,所概括的水循環遙示在科學認識水準上,并不稍遜子當代生物圈或生態循環理論中的同類圖示。
風水在科學上的價值,不僅涉及古代中國,而且惠及整個人類文明進程。指南針的發展和磁偏角的發現,作為已有的研究業已得到清晰揭示,這一偉大的歷史貢獻,正是中國古代的風水家,在他們體國經野、辨方正位,即在建筑選址規劃及經營時,為選擇最佳方位,以臻天時地利人和的完善統一,在職業活動中通過不懈地追求和探索而完成的。由此可見,風水功不可沒。而且也是有很高價值的學間。事實上。已有的研究成果,正需要進一步深人和完善,尤其需要對大量載錄了指南針發明應用史料的傳世風水著述,進行嚴肅的考證研究。
風水深深植根于中國傳統文化,在對建筑環境的選址規劃中,還極為重視自然景觀的審美,講究建筑人文美與環境自然美能達到和諧有機的統一。在理論和實踐方面,表現出很強的美學性質,顯示出中國傳統文化的鮮明特色。實際上,和西方文化比較,發現自然美,研究自然美,在西方是遲至文藝復興之后的事;而在中國,由于農業文明的早熟,自然美很早就被發現和重視。在古代文人那里,對山川自然的審美,遠在春秋戰國時期,就發展成為“知者樂水,仁者樂山”,寄情山水的審美理想和藝術哲學,而風水家自詡為“山水之士”。秉承這種文化傳統,并在其理論和實踐中應用發揮,成為傳統美學與建筑實踐的中介,觀照山川白然美而巧加人‘、〔裁成,斌予中國傳統建筑及其整體環境以深遠的美學氣質。正因風水的這一追求與古代文人雅士的審美情趣相為表里,而風水更能以其嫻熟細膩的實際處理技巧,使對自然的審美觀照,得到細致人微的表現。因此,不少文人青睞風水,甚至連大儒也推崇此道:“世有選擇之法,不能不用之”,也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在古代,風水理論又被稱為“理義之術”,實際是因為風水理論妥善反映了古代社會的倫理道德觀念,并在建筑實踐活動中貫徹始終,能契合并滿足世俗觀念及現實生活的種種需要,這也是風水理論及其實踐能長期生存發展的某本原因。
風水理論注重宅居,視宅為“陰陽之樞紐,人倫之軌模”。從當代居住現象學的理論來看,前句概括了居住的自然屬性,即自然居住的定向與認同,表現為風水審辨自然環境的科學性與藝術性,已如前述;而后句即“人倫之軌模”,則包含了社會居住定向一與認同的意義。所謂定向,就是在自然或社會存在中確定自身的存在、自身的位置,獲得“存在的立足點”,亦即“住所”;所謂認同,即人賦予環境以意義,人與環境相統一,人對環境有“歸所感”。漢代劉熙《釋名》論“宅”:“宅,擇也,擇吉處而營之也。”其“擇”、“吉,,就指有自然居住與社會居住的定向與認同意義。風水理論于此,論說就更多也更明晰了,如謂:“人因宅而立,宅因人得存;人宅相扶,感通天地,故不可獨信命也”,等等,不必-一贅引。
重要的是,風水理論有關社會居住定向的內容,觀照“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社會定向觀念,強調“宅者,人之本。人以宅為家,居若安,則家代昌吉”的觀點。于是有宅居模式的普適性:“墳墓川崗并同茲說,上之軍國,次及州郡縣邑乃至山居,但人所處,皆其例焉”。
中國傳統建筑文化最大特色之一,即各類建筑均表現出與宅居模式的同構現象,固然可以從封建社會家國同構的社會形態中揭示原因所在,但在傳統建筑理論中得到反映,像風水理論這樣明晰的闡釋,對直接揭示這一建筑文化現象的底蘊,也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此外,傳統的社會定向觀念,強調:“禮,序也”,“札別,卑尊有分,上下有等,謂之禮”,并視宅舍宮室為“禮之具也”。而風水理論對此不無包含,以其論門庭、比屋、截路分房、穿宅之法、三要六事及造屋次第諸說,具體而微地將社會居住秩序的禮制倫常觀念同建筑實踐結合起來,因此形成了中國傳統民居以至宮廷內苑濃郁的禮制倫理色彩。
有關社會居住的認同,風水理論觀照“非宅是卜,惟鄰而卜”的傳統觀,在宅居鄰里關系的處理上,也有續密細膩的考慮,既兼及宅居的私密性、識別性,也以“忌背眾”,以及“陽宅外形”論諸如座向、門戶、墻垣、屋角、放水等種種細致講究,有效調節了居住聚落建筑空間環境的和諧性。這種社會認同,也表現為社會性審美,“約定俗成謂之宜”,風水理論強調“治宅極宜壯實”,“位次重疊,深遠濃厚”,又講究“適形而止”,“充實”、‘,清凈”為美,還大量采用了為世俗觀念認可和喜聞樂見的各種象征.、隱喻乃至禁忌的藝術形式,很多工匠民俗也融匯其中。這種社會認同,實際上乃使風水理論及其實踐,是在公眾參與的背景’F,得以創造出遍及中國城鄉,飽浸著鄉風民俗,新鮮活潑、豐富多彩,并歷來為世人喜聞樂見的民居藝術,并以各種形式躋身于上層社會以至宮廷建筑之列,成為中國傳統建筑文化中的重要內容。
(摘自《關于風水理論的探索與研究》一文)
提及“風水”二字,人們往往把它和迷信聯到一塊兒。其實,占時人們對“風水”的看法有迷信的一面,也有科學的一面。
古代的先哲在實踐中觀察到宇宙中的天文地理因素對生活在自然中的人類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他們把天文稱為“堪”,把地理稱為“輿”,在實踐中逐步發展成為一門“堪輿學”。他們認為,宇宙中的氣能“遇風則散,遇水則界”。氣來到地球與自然環境相互作用,就會出現“吉”、“兇”之兆,那種能沮擋風的環形山,能攔截氣的彎形水流,便是好的環境,也是人們常說的“風水寶地”。氣所形成的一種氣場的自然現象,不僅影響到人們居住的周圍環境,也會對人的健康發生影響。因而,古人很看重陰陽宅的“風水”。一般陰宅指墳地,陽宅指住宅。人的住宅無論寬敞豪華或狹小簡陋,其兇吉與地理環境休戚相關。如“供屋對門,癰癤長存。”這是環境衛生對人體的影響。試想,住宅對著堆滿糞便垃圾的場所,處在奧氣熏人,攀生蚊蠅的環境中,難免要得皮膚病及其他疾患。在風水術中還有,“凡宅居滋潤光澤陽氣者吉,干燥無潤澤者兇。”住室要有良好的采光和適宜的溫濕度,空氣流通新鮮,這種環境對人體健康有利,不是吉嗎?反之,無陽光照射的室內,濕度過大或過于干燥,勢必影響健康,那就是兇了?梢,古代的風水術中看重陽光、空氣、水分這人類生存的三大要素還是可取的。
隨著現代化工業的發展,城市中人口密度的增加,林立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在人與建筑、人與綠地、樓與樓、樓與綠地的間距,以及使用的建筑材料等,也有一個“風水”方面的間題。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新建和整修的大樓建筑,在里面的工作人員有30%發生大樓病癥。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建筑材料新產品達數百種之多,如石料、塑料、合成物、人造紡織品以及新混凝土配方等,用于建筑、室內裝修后會釋放出氛、氨、甲醛等污染物,加上樓內空氣不流通,微生物在衛生間等潮濕環境中繁殖,使空氣變得污濁,引發大樓病癥。
城市是以自然環境為依托形成的人工生態系統。這里更要重視“風水”這一地理環境因素,創造優美宜人的生活環境,將生態設計應用到工農業中去。建設花園式的城市,注重綠化、生態林業和生態園林,不同植物群落產生的互補,起到凈化城市環境和調節小氣候的作用。各種植被以它們的質感,色彩和形體的變幻,不僅增添了城市的環境美,而且有益于人們的心身健康。
研究“風水”,涎生了一門新的學科—環境地理學,它以科學知識來指導人們的衣食住行,使生態文化景觀充滿詩情畫意,讓人們生活得更健康更美好。

 


圖書分類
推薦文章
熱門圖書下載
PC蛋蛋方法